查看: 28|回复: 0

在广州凌晨之前不配叫夜生活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9-6-9 21:39:05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相信在睡眠日前,你也看了不少与“晚睡”相关、骇人听闻的消息,像是什么“年轻人报复性熬夜”“27岁二胎妈妈深夜猝死”等。
  但对广州人来说,这类消息很难对他们起到什么威慑作用。在“敷最贵的面膜,熬最晚的夜”“凌晨两点,喝着冰啤酒加枸杞”等的“作死”金句还没出来前,广州人早已位列熬夜仙班。
  凌晨刚过,广州的街道上,闪动着几个身影,为首男子身形消瘦,光着膀子,如饿狼一般,眼里放着光芒。
  俗话说,半夜三更三种人,妓女嫖客广告人。到了广州,广告人就得改为“广州人”了。
  广州是公认夜生活丰富的城市。2013年发布的首个《中国睡眠指数报告》中,广州以“23:08”的平均就寝时间,打败了国内其它城市,成为当之无愧的“夜猫之王”。
  2017年先后发布的《2017年中国网民失眠地图》和《城市夜生活指数排名》中,几乎每项指标上,广州都没掉出过前三。

  曾经有一朋友去天津玩,晚上七点到达天津,打车时,司机告诉他:“这个点到市区,很有可能没吃的了。”朋友以为这是玩笑话,结果下车时候,还没到晚上九点,目所及处,几乎一个人都没有。

  即便是像北京这样的大都会,夜生活的范围也仅限于后海、三里屯等繁华商圈,其他地方到了夜间,也是漆黑一片。
  与之相比,广州的夜生活,可以说是“随处可嗨”的全民狂欢。年轻人去酒吧、KTV喝酒蹦迪;中年人去清吧、大排档,跟老友“啤一啤(喝喝酒)”“倾下偈(聊聊天)”;老人家闹腾不起,就去天光墟淘宝捡漏……
  随处可见、彻夜不眠的娱乐场所、食肆、公共空间,使得年龄段不同,兴趣爱好、消遣方式各异的人们,都能在广州的夜里寻得慰藉与自由。

  在改革开放前,由于工业尚未发展、城市尚未扩张,当时广州人夜间消遣的主要方式,还是饭后到大榕树下乘凉聊天。
  进入到上世纪80年代,广州成为了国内改革开放的桥头堡,商贸业的发达,加上毗邻港澳的优势,许多外来的新鲜事物、新潮文化,得以在广州涌现——夜生活,就是其中一种。

  ▲广州西湖路灯光夜市,中国最早的时装夜市。在改革开放初期,这里每晚都是人山人海,一派繁荣景象。 via安哥/FOTOE from图线年
  “边喝茶,边听歌”的娱乐方式,构成了当时不少广州人对夜生活的“初印象”。在娱乐尚未完全解禁的改革开放初期,音乐茶座的推出,引起了很大的轰动。几乎每晚,音乐茶座的演出厅都被挤得水泄不通。

  国内首个灯光夜市——西湖路灯光夜市。每到入夜,这条不算宽阔的马路两旁,档口鳞次栉比,一根根竹竿向马路中间延伸过来,挂满了当季流行的服饰……由于灯光夜市会贩卖各种新潮的香港时装,吸引了不少年轻人来夜夜闲逛,所以有人将其称作是“年轻人的梦幻天堂”。

  ▲80年代广州的夜市大排档,当时广州中山五路上密密紧挨的大排档,是那时最热闹的宵夜去处。 via安哥/FOTOE from图线年代

  ,音乐茶座、灯光夜市、宵夜,已经满足不了人们日益增长的夜娱乐需求,卡拉OK,甚至夜游等的消遣方式,开始遍地开花,
  ▲进入到新世纪,为了更好地服务来穗游客,长隆办起了国内首个夜间动物园——长隆夜间动物世界。图片来源见水印

  与此同时,广州发展出来的夜宵文化,也开始“向北延伸”。尽管现在说起宵夜,许多人都会想到“撸串天堂”——东北,但在不少人眼中,

  三十年前,“夜生活”是一种潮流,它是一代人叛逆张扬的青葱岁月,也是这座敢为人先、勇立潮头的城市的青春年华。
  三十年后,“夜生活”变得寻常,人们早已习惯了夜生活的存在,许多城市也打着“不夜城”的旗号,吸引游客前来游玩。


  而平凡如发廊后巷烧烤摊的摊主,也凭借着一把风筒“吹”出来的烧烤本领,在广州都市传说中占得一名。如“风筒辉”一般,

  天光墟爱好者杨朔,曾在探墟时遇见一位摊主。这位摊主毕业于北师大,也不知为何会流落到天光墟摆起摊来,他害怕被电视拍摄,害怕被北京的家人看到,害怕会丢人。而在天光墟里,他才能无所畏惧地与来往淘金者谈及身份,谈论文学。

  ,因为一身妩媚的着装,令人捧腹的歌词,被许多人追捧,成为一代“传奇”。
  许多年后,炒螺明在《生活万岁》中眼泛泪光地回忆这些年,说起自己,也不过是和其它父亲一样,为着自己的家庭和孩子,卖命谋生。

  广州的夜晚,有踢着拖鞋,光着膀子出没,随性且自由的觅食者,有寻求刺激、寻找精彩的“夜蒲者”。
  广州的夜晚,有享受灯红酒绿、良辰美景的寻欢者,也有为谋生计、昼伏夜出的打工仔。

  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最新精华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